国产RTS《血狮》项目负责人吴刚专访 分享成功经历

近日国产RTS游戏《血狮》原项目负责人吴刚接受了腾讯游戏的专访,大谈自己的创业经历。

吴刚,在这行业里不算年纪大但绝对算资历老的行业老兵。他用他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将近20年的经验与我们分享,这里有BOYWindows带给他作为一个天才少年的自豪,也有《血狮》带给一个19岁男孩难以招架的压力和教训,更有在数位红的崛起后孕育于得失之间的顽石!

国产RTS《血狮》项目负责人吴刚专访 分享成功经历
《血狮》负责人吴刚专访

顽石互动CEO吴刚个人信息:

原中国著名游戏公司尚洋公司创始人,同时也是中国游戏事业的最早开拓者。1999年底,创建了北京数位红软件应用技术有限公司,并担任其董事兼CEO。

1995年,主持成立北京尚洋信息技术有限责任公司 并出任常务副总经理。1996年,策划开发游戏软件产品《血狮》。
2001年6月,担任北京数位红软件应用技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2004年9月,盛大网络收购数位红,继续担任北京数位红软件应用技术有限公司董事/CEO。现任顽石互动CEO。

国产RTS《血狮》项目负责人吴刚专访 分享成功经历

以下是专访文字实录: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BOYwindows

主持人:许多人了解您大概是因为近几年来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的兴起,但是我据我了解,您应该算是在国产游戏能够说见证这个行业一点点发展的行业老兵了。因为追溯起来,我也是查了一些相关的资料,您应该是1994年的时候有研发过一款叫做BOYwindows的一款研发工具,据说那个时候反响还是不错的。您刚才说做游戏的人干吗要做游戏,都没了追求了。所以可不可以这样讲,1994年那会儿你还是一个有追求的年轻人。

吴刚:咱们从小的教育是认为游戏这个东西是玩物丧志,我们很难到今天说全民开始都玩游戏,到很多的互联网的大佬们都开始做游戏。没有那样的一个光景。所以我也不例外,我高中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做软件开发,编程,自学。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不玩游戏,我就做了一款软件,刚才说的BOYwindows,卖得很不错,大概是在1996年开始,我才进入到这个游戏行业。

因为我觉得游戏行业有很多机会,而且游戏能实现感觉的东西不多,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让我很轻视游戏,因为我是做软件开发的。我觉得不就是游戏吗,本身来讲对它很轻视。等到我真正开始做了半年之后,我发现做游戏和我做软件两者之间来进行比较的时候,差别太大了,而且对于我技术的要求,还有方方面面的要求比原来不是高了一点半点,比原来至少是四五倍的量级的变化。当然我做第一款产品就失败掉了,其实这个跟我当时很轻视游戏的开发,游戏这个本身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也是有关的。

主持人:所以1994年您高中那会儿就有想到过我要成立公司?

吴刚:没有想过,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这一辈子我能做好编程做开发,如果这是我一辈子的一个工作的话,就觉得是很幸福的一个人。我没有想到成立公司创业,那个时候也没有这个词。

主持人:考大学呢?

吴刚:考大学有想过,但是很快就放弃掉了。因为我不是属于特别差的学生,也不是属于特好的学生。中等偏下,我想考的学校我考不上,我不想考的学校说白了很有可能不在北京,就不会在中关村这样一个环境里面,但是对我来讲这个环境最吸引我,如果我要去上大学我可能会放弃很多东西,但是这个恰恰是我最喜欢的东西,我干吗要放弃呢。

而且我在高中的时候,对于当时老师教给我的那些东西,我已经快烦透了,我觉得没有任何意义。然后他们传递给我很多东西都让我越来越怀疑他们的东西是不是对的。

主持人:所以那个时候即使不考大学,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没有阻力?

吴刚:有阻力,但是很小。

主持人:什么阻力?

吴刚:就是来自家里的阻力。

主持人:你家里还是希望你考大学。

吴刚:当然,因为当时大家都是那么走的,都觉得孩子那样才是一个稳定的方式,而且当时哪有这么好的创业环境。那个时候不讲究创业,是自己跑单帮,你自己在那飘着,觉得这不是那么个事,那么年轻,那么一个小孩,你能干什么?大人都不可能能做得很好,你又能有什么机会呢?没有这样一个例子。所以就自己去做,做了也挺开心的。

国产RTS《血狮》项目负责人吴刚专访 分享成功经历

主持人:是不是也是因为那会儿年轻,所以考虑的不多,不去考虑我将来如果我只做一个程序员的话,我的收入情况怎么样,我的生活会不会稳定,你会考虑这些东西吗?

吴刚:那个时候没有这么复杂,我觉得在我们十几岁的时候,房价也好,连买房都没人买房,全都是单位分房,你会发现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并不是很大,没有那么多特别有钱的人,或者是特别特别穷的人。在这种状态下还没有那么多的诱惑,你会发现如果到一个正式的单位,可能一个月连一千块钱都不到,但是对于我来讲,如果我做软件,我的软件就一千一百块钱一套,我一个月就能赚好几万。我就觉得有什么不敢去选择的呢。我一个月就可以赚到别人几年都赚不到的钱,所以对于我来讲完全没有任何压力。在我上高二的时候,我觉得我就已经完全可以自己把自己养活起来了,而且还活得不错。

主持人:所以那个时候中关村在您的心里应该是有一个小小的梦想的地方。

吴刚:当然。中关村那个时候其实是属于草根文化非常非常旺盛的阶段。反正从高一开始,我每年暑假寒假都是登着自行车,从北京的龙潭湖登到中观村,然后每天这样,去拜访我认识的高人。

主持人:你那会儿认识什么高人?

吴刚:就是很多做软件的高人,然后向他们请教。实际上来讲包括我自己学汇编语言,学C语言,都自学的,都是在向他们请教这样一些问题。让自己变得成长起来,变得不一样。因为那个时候不要说互联网,连资料、翻译可能都属于一个比较稀罕的东西。

主持人:我也是听说,90年代初,据说那段时间会有盗版碟出来。

吴刚:那是后来了。

主持人:那大约是哪年?

吴刚:当我做了两年的时候,应该是在1994年、1995年这样子,那个时候开始出现光盘的介质了,这种光盘介质一下开始把几百种软件整合到光盘里的时候,一下盗版的趋势,就完全彻底打败掉了。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第一个出光盘的人,虽然他是盗版,但是他一张盗版光盘都卖上千块。

吴刚:一张盗版光盘都卖上千块,在《计算机世界报》上,在很多媒体上公然整版整版打广告。然后再往前,前两三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就在一些省会城市,一些二三级城市,一张盗版软件拷贝都是要花好几百块钱的。

主持人:那个时候的游戏是不是大多数还是从台湾那边,日本、韩国来的,我们也是拷盗版碟。

吴刚:对,是这样的。那个时候非常流行加密,各种各样的加密的方法,让你不能拷贝,或者是拷贝起来比较麻烦。包括金山的CEO雷军,他自己在大学里面做的第一个软件就是加密的软件,当时我的BOYwindows加密就是用他的那个来加密的,

主持人:因为您也在做游戏这种对游戏的情节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吴刚:人经常会一做一些力所不能及之事,当一件事情你做得已经不错的时候,你其实不想再重复,你老想到一个新的,让它变得不同。其实游戏这个行业就是能够给你一个很好机会的行业,因为你总是觉得不满意,总是觉得差很多。从我第一次做第一款游戏的时候,差距特别特别大,就觉得完全高估自己了,一下子从一个高度掉下来之后。我在想我是不是可以慢慢的无限的靠近这件事情,慢慢的可以用很长很长的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强。

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从一个特别差的产品,然后又开始花了三年时间去做了一个我认为已经竭尽全力的产品,从这个极端跑到那个极端的时候,其实我就在想,其实两个极端都不对的。应该还是在一点一点的积累,这个积累不是今天做了明天就会有结果的,可能真的是需要时间的。要不停的去往前走,别人是什么样的速度对你没有感到,要有自己的节奏感。

就像我们说一个长跑一样,枪一响大家都冲出去的时候,你看到很多人冲在你前面的时候,你是有一点慌,但是假设你对于这个事情是胜券在握,或者是你觉得什么是对的时候,你就按照你的节奏往前跑就对了,名次并不重要,把它跑下来。然后可能有一天你就会有名次。

主持人:你反复提到您做自第一款游戏,应该是1997年的《血狮》,当时在大众软件上好像也有铺天盖地的各种各样的广告。据说在那个时候也开创了一个营销的新的方式和手段。但是可能在营销的方面取得一定的成果的同时,您也暴露出了其中一些问题。

吴刚:不是问题,那个产品是一个彻底的失败,因为大众软件当时媒体其实在我没有做广告之前,那是一个很重要的媒体,但是被很多厂商是忽略掉了。因为大家谁也没有为一个软件,为一个游戏做过大幅面的广告。他们没有算过到达率和用户之间的媒体覆盖的关系。所以我根本不想去做十几家媒体做广告,而是把一个媒体的深度做得足够深的时候,它的传播效果就是很有价值的。

但是我高估了我自己的能力,我低估了这个市场的需求旺盛的程度。所以导致了这两者之间的差非常大。但是当这个市场已经变得非常火热的时候,你发现已经收不了场了。举一个例子,虽然我没有收得一分钱,大家大量的经销商全部都向用户收购了预定金。

我说我要推出一个游戏,哪年哪月哪号准备上市,因为这个游戏被宣传太火爆了以后,很多人都想买,经过了几次跳票之后,经销商很简单,你不是要买这个游戏吗,现在没有到,你要到了之后我优先给你留一套。然后很多人其实已经把钱都给了经销商。

国产RTS《血狮》项目负责人吴刚专访 分享成功经历

主持人:这个是不是和苹果的“饥饿营销”相似?

吴刚:当然。这个问题也是导致把我们自己搁在上面下不来的原因。经销商马上反过头来对我们形成非常大的压力,我们说我们不想上这个产品,说这个产品有问题。但是经销商都已经没法退了,而且经销商你给我上得也上,不上也得上。而且经过几次跳票之后,甚至还有用户会把经销商的店都砸掉了。已经不可控了,所以我们硬着头皮也要推出这样一个产品。

但是在推出之前的一两个星期,我们就要各种准备说这个东西其实是一个很垃圾的产品,然后接下来面对的问题就是我们不得不把自己放在火上去烤自己了。其实对于我来讲,那个时候我才19岁,因为当时我是那个公司的负责人,但是我也拿别人投资。当时我有两种选择,一种选择辞职,我不干了,我可以走了,没有人知道吴刚和这个产品有任何关系。但是当这个产品推出来之后,你就发现,你要作为一个有担当的人的时候,你就必须要去擦这个屁股,收这个尾。怎么办?你就得要在媒体上和大家致歉。说明这个产品我做得很差,我要面对经销商,去处理他们那么多的退货,然后铺天而来的骂声都是你要去接受的。

我觉得到今天这个产品的名字和我的名字已经一直牢牢的绑定在一定了。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我觉得在年轻的时候经历一些特别大的打击,因为当时我的状态是属于特别自负的状态,因为从16、17岁就开始做软件,老被人说天才什么的,一下就跌下来之后,你就突然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问题,差得挺远的。而且这一次教训就顶了我将近快20年。

因为产品质量永远是第一位的,不管你用多好的市场运作的手段,垃圾就是垃圾,烂产品就是烂产品。你长了这一次教训,让全国人民,几十万人上百万人同时骂你,骂你那么一次就好,你就长记性了,就不敢在这个事情上再去做所谓的小聪明。所以自此之后,当时我认为我自己是一个非常会做市场和营销的人,后来我再做我的公司和我的产品,我几乎不再用市场和营销的手段,广告推荐的手段我很少再用。我后来的几家公司基本都是靠产品品质本身来赢得市场的。所以这个就从一个极端,走到了另外一个极端。人年轻犯错误,原不原谅是是上帝的事,但是对于我来讲,如果我不长记性那才是问题。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